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切换到宽版
搜索
快捷导航
加入我们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评论网

查看: 178|回复: 0

沉雁:有人活得太绝望,只因有人活得太猖狂

[复制链接]

2460

主题

2546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773
发表于 2021-4-3 08:49:0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今年我写得很少,我也应该少写一点了。毕竟写了四年多时评,也破坏了自媒体写作生态整四年。做人不能太猖狂,否则,有人就会活得很绝望。

我少写一点,其他人就可以多写一点,让吃不起饺子的吃得起饺子,让坐过牢的写手得到应有的补偿,让所有真女性作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让所有内卷斗士不能只有奖状没有奖赏。努力啊,同志们,面包会有的,牛奶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,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。

如果一个社会一个时代,像我这样知进退明事理的多了,和谐盛世的画卷自然会徐徐展开,所有的悲剧事件不再天天刷网。但遗憾的是,在这个扯淡的时代,像我这样厚道的人并不多。恰好相反的是,活得猖狂的人越来越猖狂,所以,活得绝望的人越来越绝望。

昨天愚人节,本应该是一个相互开开玩笑找找乐子的喜庆节日,但一起接着一起的不幸事件将这个节日化作了催人泪下的祭日。

重庆跨越嘉陵江的石门大桥上,一辆挂着醒目美团标志的电瓶车孤零零遗落在桥面上,它的主人,一名外卖小哥,在几分钟前毅然
决然跳进了滚滚的江水中。据说是因为被客户投诉而又申诉无果,原本惨淡的薪水更加雪上加霜。这是他短暂一生的最后一个愚人节。

同一天,江苏丹阳市一位56岁的男子勒死49岁妻子和21岁女儿后,他也自勒而死。人生都过了大半辈子,究竟遇到何事如此绝望,杀了妻子还要杀死自己的小棉袄?不得而知。

还是昨天同一天,河南上虞一男子杀害二婚妻子后,破腹自杀未遂。据说是因为二婚妻子出轨。赖晓明能将100多个妻子管理得忠心耿耿井井有条,这男子闹得,一个二婚妻子也守不住,确实够绝望的。

昨天是哥哥张国荣离世18周年祭日,但哥哥当年不是死于绝望,哥哥一生都很辉煌,他是因为病痛难抑,他死得悲壮,闻者无不荡气回肠。


但在3月24日深夜,包钢一名男员工的死就很透心凉。他跳入了几千度的钢水转炉中,众多网民一边看视频一边哀声叹息:一下就没了,这得有痛苦有多绝望!

这就像前苏联著名诗人叶赛宁所描绘的那种绝望画面:“人世间,死,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然而,活着,也未必更为新鲜。”

当这些绝望的画面纷至沓来,我们都认为自己已经活得不容易,但哪知还有更多人活得只剩奄奄一息。轻轻按一个投诉键,可能就是压垮某个外卖小哥的一座山。那么轻易地去死,只能说明一点,活着不但不新鲜,一定是比死更为悲惨。

“你连死都不怕,还怕活着?”应该翻个面了!只有经历过我们这个时代,你才会真正感受到:“你连活都不怕,你还怕死?”虽然这有点危言耸听,但如果我们将视线离开一些人死的绝望,去正视另一些人活的猖狂,我们会丧失最后拼命活着的勇气。

3月29日,CCTV播放大型《扫黑除恶纪录片》,曝光黑龙江哈尔滨市电业局李氏兄弟巨额财产,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小鳖吏,所拥有的劳斯莱斯、宾利、悍马、限量版克莱斯勒等豪车上百辆,所收藏的清代蓝底蟒袍、雍正绿彩龙纹菱口盘、乾隆粉彩花卉大碗等宝物价值上百亿,三兄弟不但在松花江畔拥有一个年营业额达数十亿的豪华码头,还拥有一线城市房产达69套。

这李氏三兄弟,只须一个兄弟的猖狂,就足以让所有外卖小哥跳进嘉陵江。但李氏兄弟的猖狂在下面这位老兄面前,也只能算是一盘开胃小菜,根本上不了猖狂乐园的厅堂。

画面同样来自3月27日的CCTV《扫黑除恶》,大连市一个名叫徐长元的前金州区区委鼠鸡,仅被查封的房产就达2714套,总面积达43.3万平方米。一套房产等于两个年轻人的人生,这个徐老兄厉害,他一个人就将5000多个年轻人的人生猖狂摧毁。

这还仅仅是冰山之一角。就像海明威所说:“冰山在海里移动很威严很壮观,这是因为它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。”如果将这界所有大小鳖吏的房产和资产加起来汇展,也许,上述李氏兄弟和徐氏家族的猖狂,别说冰山之一角,可能连九牛之一毛也说不上。

不妨看看下面这张组合图。

这哪里还是猖狂,这已经是羞辱人类智商的疯狂。这些碾压马斯克、碾压乔布斯、碾压比尔盖茨的世界五百强,它们的亏损一定成全了几个、几十个、几百个人的疯狂,但它们的亏损也一定助推了几百万、几千万、几个亿的人的绝望。

很多次我都在问,你们可以猖狂,你们也可以疯狂,但无论如何,也应该给我们老百姓的绝望留一丝颜面,不要猖狂得那么肆无忌惮,不要疯狂得那么肆意嚣张,好不好?好不好?这样,也能让绝望的人不要与你们猖狂的人产生太多的联想。

但我近乎哀求之问,被阿拉斯加那一声“不吃那一套”的世界宣言给彻底摧得粉碎。3月31日,坏球老胡发表了《接下来就剩台湾了》,他在文中那两句连问“美爹怎么着了?英爹怎么着了?”就像猖狂对绝望发起的宣战书:我们就猖狂了,我们就疯狂了,怎么着?绝望吧,你们永远都只能绝望。

原先我误以为老胡的猖狂会激怒美帝激怒世界,后来我才恍然大悟,我错了,老胡是对的。不妨看看缅甸问题,不妨看看所有的嚣张,整个世界也没把疯狂咬一口。这叫老胡如何不猖狂?这叫我们如何不绝望?

我越来越没有写作激情,也是因为绝望。世界对猖狂和疯狂都没怎么着,我们又能怎么着?要么在绝望中活着,要么在绝望中死去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QQ|Archiver|手机版|评论网 ( 皖ICP备20000980号 )

GMT+8, 2021-5-11 09:23 , Processed in 0.26746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法律声明:本站所有新闻评论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,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 X3.4 & 评论网

© 2006-2013 评论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